背景說明

WHO 派駐在中國的辦公室,於2019年12月31日,首次接獲武漢一個肺炎報告,發生原因不詳。最後,在2020年1月30號,WHO正式宣布了這個源於武漢的肺炎,是一個「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態」。截止今天為止,這個病毒已經全球擴散,波及200多個國家和地區,超過 200萬個確診案例,死亡人數高達12萬7590人。

印度人口極為龐大,未受教育者和僅接受基本教育者人數眾多。他們異常貧窮,沒有任何財務上的儲備,居住環境簡陋,能夠取得的醫療設施相當貧乏(全印度只有10萬台呼吸器)。加上宛如病毒般的歧視,導致情況更加錯綜複雜。列表種姓(達利特)、列表部落、其他蠻荒部落以及少數特定宗教信仰者(尤其是穆斯林和基督教徒),更是深受其害。印度的中央政府並未採取任何妥善措施,便於3月25號,宣布全面封城,導致那些備受歧視的民眾雪上加霜,備受苦楚。被波及的包括家庭幫傭,日薪工人,掏糞者,農場工人,建築工人,還有在垃圾堆中討生活的人們。在全國封鎖的政令下,他們無法如往常一樣,出去謀取生活費來撫養他們的家人與孩子。印度中央政府及邦政府雖然嘗試施以援手,但能力顯然有所不逮;印度全國總人口數約14億,故政府也只能給仰賴非政府組織與志工團體的幫忙。

政府疏困漏洞百出

雖然中央與各邦政府嘗試疏困,一些非政府團體和民間團體亦加入疏困陣營,但是他們的能量卻被種種因素限制:

  1. 根據2019年的全球飢餓指數,印度在117國當中,位列第102名,排在比鄰的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後面。倘若在平時,許多人已經得面對難以溫飽的窘境,那麼在封城令之下,這些可憐的眾生又得面對什麼樣的境況。可想而知,孩童的困境將更為嚴峻。根據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」(UNICEF)的研究,在「平常時期」,因營養不足而夭折的5歲以下孩童,死亡率高達 69%,而每一秒鐘,都有一位婦女處於貧血狀態。
  2. 政府對貧窮線下卡(BPL)持有者,發放3個月的糧食配給。然而,大多數的窮戶卻無法取得 BPL卡;並非他們的資格不符,而是因為地方政府貪污,是以他們求助無門,無法取得BPL的資格。
  3. 政府設立了幫助熱線來協助人們尋求支援,但是多數的熱線,運作並不理想,求助者往往必須面對忙線的狀態。再者,此一熱線僅提供一天熱食的援助,對於一家5口的家庭,在全國封鎖數週的情況下,根本就是杯水車薪。
  4. 諸如穀麥、蔬菜、牛奶等都是民生必需品;然而想要購買,口袋必須有錢。因為全國封鎖,數以億計人幾乎是口錢袋空空。爾今封國令延展至5月3號,之後將會如何,前景仍舊不明朗。
  5. 印度的種姓歧視與貪腐,讓許多人深受其害。我們都知道,許多處在種姓制度底層的人們,每每在政府賑災之際,能夠取得的,遠遠比他們應該獲得的少很多。
  6. 在印度,移工是一個非常普遍的現象。有鑑於鄉村的工作機會十分有限,數以百萬計的人們不得不離鄉背井,到城鎮尋找工作。那些長期被歧視的村落,人們在尋找工作期間,必須面對的問題更加嚴峻。突如其來的全國封鎖,讓很多移工連一天的食物都沒有著落。更甚者,他們也同時封鎖了各邦之間的邊界,並停止了全部的公共交通運輸。數以百萬計的人們被迫留在原地,沒有了工作也沒有了食物。根據中央邦一個非政府組織「Jan Sahas 社會發展協會」的調查,有33%的受訪者,至今仍被迫滯留他們討生活的地方,但是卻沒有任何途徑取得食物,飲用水和錢。全國封鎖的政策,讓這些人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和貧窮。有鑑於此,他們比任何人更有可能感染病毒;待他們終於可以回到家鄉,他們同時帶上的,極有可能是一波更為可怕的病毒傳染。在醫療支援更為貧瘠的鄉村,情況絕對比城鎮更加糟糕。

很多人別無選擇,只能夠帶著幼小的孩子徒步數百公里回到家鄉。

那些無法遠行,滯留城鎮的人們,並未從雇主那兒取得應得的酬勞。許多BPL 救濟卡持有者,都未能取得任何的補助;因為BPL救濟卡只能夠在他們的戶籍地使用。遠在他們工作的城鎮,這張卡就成了廢物。換言之,戶籍位於垃圾斯坦的建築工人,根本無法在他打工的德里,享有這些社會救助的資源。

身處異鄉的人們,情況更加糟糕。因為當地的政府官員,往往因為貪腐而忽視他們。在全國封鎖令之下,他們會因為種姓制度和宗教的理由而備受壓迫。

 

對新冠病毒的回應

龍樹學院的校友,目前已經成立了一支12人的協調小組,成員來自印度不同區域。

這些校友,分佈在印度各邦,絕大多數來自備受歧視和迫害的社區,因此對這些社區的需求了然於心。他們首先透過基本的調查,擬出日常必需品清單,然後將具體需求匯報給協調團隊。

這27名志工,分佈在全國8個邦(克拉拉邦、泰米爾納德邦、卡納塔克邦、特蘭甘納、,奧里薩邦、馬哈拉施特拉邦、中央邦、比哈爾邦、恰蒂斯加爾邦、拉賈斯坦邦和北方邦)涵蓋了15個行政區和大約50個村莊。我們目前支援了455個家庭,總計約2000人左右,為他們提供15-20天所需要的基本糧食配給。我們擬擴大現有規模,盡最大的可能,援助那些最為窘困無依、其他組織團體難以抵達的地方。截至今天,我們仍然看不清這次的全國封鎖,什麼時候才是一個盡頭。

我們許多校友也與其他非政府團體合作,從旁協助;有些則是直接協助政府官員。他們從各個村落收集資訊,然後回饋給政府機關,用作提供食物配給、熟食、醫藥等協助的分配。

現行方案

  1. 我們援助的範圍涵蓋印度8邦、15個行政區。除了校友之外,我們還收到其他志工的請託,希望與我們合作。我們的校友目前正積極擴展救援範圍,從現有區域延伸到另外11個邦和26個行政區,協助當地的社工團體分發食物配給,給受到重創的家庭。這個情況預估會持續數月之久。當我們有足夠能力和足夠志工的時候,就會馬上投入擴展救援的工作。
  2. 我們擬將部分資金,透過「補助金發放計劃」(Direct Benefit Transfer)轉撥到某些社區銀行帳戶,讓他們可以利用這些錢,來購買例如穀麥、牛奶、蔬菜、衛生棉、藥物等等。
  3. 對於被困在各城鎮的眾多移動勞工,我們遍布在泰伦加纳邦、卡納塔克邦、泰米爾納德邦、古吉拉特邦、馬哈拉施特拉邦、安得拉邦和奧里薩邦的校友,將會與他們取得聯繫。我們將提供他們 15-20天的食物配給、口罩和消毒用品,以及 1500盧比的現金,讓他們可以給孩子添購牛奶,還有蔬菜、緊急醫療用品、衛生棉等。我們最初協助了900名受災最嚴重的移工,所需金額大概50萬盧比。如果一切順利,我們便會循序漸進,繼續擴展救援工作,讓更多的受災民眾受惠。

行動重點

  1. 基線調查:我們的校友志工將會進行一些基線調查,具體列出需要物資救援(例如穀麥、蔬菜、牛奶、衛生棉、藥物等必需品)的團體。這個基線調查還會針對營養不良的孩童、哺乳期幼兒,以及需要金錢救援的家庭,提供他們至少1天的經濟援助。(註:我們的校友並非專業人士,沒有能力鉅細靡遺記錄所有的一切。由於疫情越來越嚴重,許多商店現在也不營業,因此只能夠盡最大可能,執行基線調查。)
  2. 邦政府的協調員:我們執行賑災的區域,都各有一名邦政府協調員。志工們會直接將報告匯報給邦政府協調員,報告清單包括各別家,他們所需的食物配給與成本、每戶家庭所需的食物配給,以及預估配給天數。
  3. 除了上述民生必需品之外,我們的志工,還分發了口罩和清潔液。
  4. 建立防疫意識:在分發這些食物配給、口罩、清潔液的同時,我們的校友志工還在不同鄉村,宣導WHO發布的相關抗疫知識與守則。
  5. 補助金發放計劃:因為封鎖的時間相當長,很多的目標家庭將耗盡積蓄。我們計劃透過網路銀行,給這些家庭匯入大約1500-2000 盧比的現金。這筆錢,相信足夠他們購買牛奶給0-2歲的嬰幼兒,以及所需的蔬果、醫藥、衛生棉等。

 

預算:所需經費

close

Oh hi there 👋
It’s nice to meet you.

Sign up to receive awesome content in your inbox, every month.

We don’t spam! Read our privacy policy for more info.